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以案為鑒丨心存僥幸的“秘書長”終究栽了跟頭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覃良田 陳光科 發布時間:2022年02月16日 18:47 打印

  2021年12月,河池市人大常委會原副秘書長、一級調研員梁春球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至此,心存僥幸、企圖逃避法律制裁的“秘書長”懊悔不已。

 

小恩小惠,“老朋友”變“好朋友”

 

  2003年,梁春球在擔任東蘭縣委副書記時,認識了房地產開發商呂某。2007年,梁春球提拔擔任河池市體育局黨組成員、局長,兩人開始了“實質性”交往。通過邀請喝茶閑聊、出資旅游、逢年過節送煙酒茶特產等禮物以及幫付賭資等,呂某與梁春球結交成“好朋友”。

 

  此后,只要梁春球因事需要錢,呂某都是“有需必供”。而對于呂某這位“好朋友”,梁春球也是“有求必應”,呂某因此拿下不少體育建設項目。

 

  商人“逐利”是本性,呂某并不滿足于小打小鬧的體育項目,他盯上了原河池市金城江體育館的改造拆遷。2012年底,在“好朋友”呂某的要求下,梁春球在與呂某公司簽訂《金城江體育館拆遷及安置回建協議書》時,故意違背河池市人民政府的要求,沒有將“回建1000平方米門面給河池市體育局”寫進該協議書,一心為呂某謀取不正當利益創造條件。

 

  據統計,2008年2月至2020年1月,梁春球先后收受呂某及他人給予的好處費、賭資共計人民幣159萬元。其在原金城江體育館地塊項目開發工作中濫用職權,導致原河池市體育局1000平方米門面產權流失,造成損失2168.865萬元。2020年10月,河池市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心存僥幸,試圖蒙混過關

 

  在調查人員就《金城江體育館拆遷及安置回建協議書》中沒有“回建1000平方米門面給河池市體育局” 的約定與梁春球談話時,梁春球則以河池市政府出讓方案中的“特別約定”有歧義為由進行辯解:“我們與開發商簽訂的協議書是以對政府出讓方案特殊條款‘均按成本價回購’規定來簽的,成本價以審計部門的審計結果為準。按當時開發商的初步測算,項目建設的成本價在2500元/㎡左右,因此2500萬元只能回購10000㎡,扣出其他單位需回購的約2000㎡用房,我們體育局能回購的就是8000㎡左右,這與我們之前的規劃大致相同,而且我們要求開發商裝修好回建的體育用房,回購后能直接使用,這并沒有什么問題。”

 

  梁春球強調,如果簽訂的協議書有問題可以重新簽訂,這不是工作的失誤,是對政府出讓方案中的特殊條款有不同理解造成的,統一認識后完全可以重新簽訂協議,但調離市體育局后就不知道后續是如何操作的。

 

  其實梁春球在制定方案時就想好了自己的退路,對市政府出讓方案中的“特別約定”條款的多種理解,為梁春球簽訂這樣有損國家利益的協議書創造了進可攻、退可守的絕好機會:被查,就說是理解歧義;不查,就等著利益回報。調查組意識到,這是蓄謀已久的,其心存僥幸是必然的,絕不會輕易“繳械投降”。

 

  調查組發現,2009年以來,梁春球及其家人在銀行流水上與呂某資金來往密切,于是請示對梁春球進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我與呂某是在東蘭工作后認識的,那時我與他沒有交往。我調到市體育局工作后,逐漸與他交往,因為他愛人是市體校的干部。后來他投資開發建設市體育局游泳池和綜合樓,我與他逐漸成為了朋友。他中標原金城江體育館改造拆遷項目后承建,我與他的接觸較多,但我們是朋友關系,經濟往來清白,沒有接受過他送的錢財!”梁春球向調查人員保證道。

 

  “難道是錯怪他了?”面對信誓旦旦的梁春球,調查人員心有疑慮,但直覺顯示,他就是心存僥幸,想蒙混過關!

 

  “如果你不如實說出你與呂某在經濟上的問題,你將失去主動交代的機會!”調查組直接表明態度。

 

  “2013年我買車時曾向他借款10萬元,大約在2014年我已將借款全部還給他了。”“2013年我在東蘭認識的一個朋友韋某向我借錢,我沒有,我就叫呂某幫轉賬5萬元給韋某,后來這筆錢我還給呂某了。”“2014年呂某在開發商品房過程中資金短缺,叫我借款給他,我籌了40萬元借給他,這筆錢我到現在都還沒得回來,為此,現在我和他的關系也不是很好。” ……

 

  梁春球不慌不忙地說出自己與呂某的經濟來往情況。令調查人員感到奇怪的是,他說的情況與銀行流水顯示一樣。

 

  但是,調查組發現梁春球與呂某通話頻繁,這并不像他說的與呂某關系不好。就在決定對梁春球采取留置措施的前一天,梁春球還與呂某通過兩次電話。對此,調查組認為,梁春球肯定不會輕易交代問題,只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做賊心虛,防線逐漸崩潰

 

  梁春球交代呂某曾向他借款40萬元用于房地產開發,而呂某當時所開發的是上億元項目,怎么會缺少區區40萬元?調查組斷定梁春球與呂某肯定存在非法利益輸送。

 

  “本來你可以回家的,但鑒于你不如實交代問題,我們依法對你采取留置措施。”調查人員說。當梁春球看到蓋有紅色印章的留置決定書和突然出現的公安干警,頓時驚慌失措。在移送至留置場所的途中,梁春球一言不發,深感恐懼的他不時傳來沉重的哀嘆聲。

 

  “請你將身上的衣服脫下,換上這套衣服。”到達留置場所,梁春球在換上衣服的瞬間顯露出崩潰的表情,但隨即便恢復鎮定:“我愿意向組織交代問題。”

 

避重就輕,企圖干擾調查

 

  面對突如其來的角色轉換,梁春球很快就主動交代了其利用組織部部長的權力為別人提供便利,收受現金、煙酒茶及房子裝修材料,在婚姻存續期間長期與他人保持不正當性關系等擔任處級領導干部以來的經濟問題和生活問題。

 

  “梁春球回避核心問題,交代的問題都是輕型的,是對抗組織調查的表現。要繼續加大審訊,從工程項目著手,來自外部的壓力由我頂著。”市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黃振林一針見血地說。

 

  調查組一面加強對梁春球進行思想教育,從紀法關系、工作關系、上下級關系、親情、友情、同事情等全方位談話;一面對外部的工程老板開展調查。在強大的心理攻勢和大量的外圍證據面前,梁春球終于交代出了收受呂某大額錢款并為呂某謀取非法利益的犯罪事實。

 

規避調查,終究逃脫不了紀法的追究

 

  “我是一個有39年工齡、34年黨齡、20年縣處級資格的領導干部,現在卻被隔離審查了,我對不起組織的多年培養,對不起黨和人民賦予我的權力,看在我還有兩年就退休及主動檢舉揭發的份上,請給予寬大處理,甚至免除刑事處罰,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梁春球后悔莫及地向調查組請求。

 

  縱觀梁春球與呂某的利益輸送、權錢交易的過程,雙方均在極力規避暴露風險,規避調查,規避法律的制裁,但最終敗在了黨反腐的強大攻勢下。梁春球長期受呂某糖衣炮彈的轟炸,在呂某拉攏腐蝕下,放棄原則,置國家利益于不顧,在幫“好朋友”的忙中不知不覺犯下嚴重錯誤,給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正如梁春球所說的:“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他收受呂某小恩小惠成為“好朋友”之后,已經淪為呂謀取利益的工具。等待梁春球的將是牢獄之災。(河池市紀委監委)

編輯:何森

黄网站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