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以案為鑒 | 在歧途上越走越遠的執行局局長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作者:包增益 發布時間:2022年03月14日 08:33 打印

  “我從小家庭條件好,沒吃過什么苦,法官的工作也體面,大家都羨慕我,是我自己沒有禁得住誘惑……真的是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我后悔啊……”江蘇常州經開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執行局原局長相某在接受審理談話時雙手掩面,悔不當初。

  2003年,工作能力突出的相某被提拔為原常州市戚墅堰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審判員。不久后,他發現執行局權力空間大,便聯合下屬將案件執行款及向案件當事人收取的司法贊助款,私自存放在個人銀行賬戶及執行局保險箱內,執行局“小金庫”里的錢慢慢越來越多。

  慢慢地,“小金庫”成了相某的“提款機”。喜歡炒股的他遇到資金周轉不開時,就從“小金庫”救急,甚至向下屬“暫借”案件執行款炒股。相某信誓旦旦保證“不久后歸還”,卻常常一拖再拖,直至無人問津。相某從一開始的戰戰兢兢、擔驚受怕到后來的心安理得,“暫借不還”款項越來越多……為掩飾、隱匿“小金庫”的存在,2012年,在相某授意下,下屬將“小金庫”的主要賬簿銷毀,將107萬元贊助款作為“辛苦費”私分。

  如果說私設“小金庫”是相某行差踏錯的第一步,那么在執行案件辦理中,與別有用心的當事人過從甚密,則是他跌入深淵的開始。

  “走到今天這步,一方面是我自己沒有守住原則和底線,另一方面也是被一些狐朋狗友‘套住’了,沾染了很多低俗習氣。”審查調查期間相某說。

  張某便是與相某交往最深的商人,為了感謝相某在案件上的“關照”,張某經常帶相某出入各種場所吃喝玩樂。在燈紅酒綠、歌舞聲色中,相某漸漸迷失自己。2008年,在張某的帶動下,他甚至參與吸毒、嫖娼,而張某四年間為相某提相關費用近10萬元,推著他在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我自認為精通法律,可以鉆空子,以至于一步步突破了道德底線、紀律底線和法律底線……我在執行局局長的崗位上一干就是十幾年,把自己當成了‘家長’,大小事情都是一個人拍板定調,長期得不到監督......”

  完全被欲望支配著的他從接受宴請到辦理當事人請托收受財物、貪污執行保證金和執行款。他人前向組織表示要凈化生活圈、社交圈、娛樂圈,背后卻大搞權錢交易、錢色交易,最終被膨脹的欲望吞噬。

  “我沒能帶好隊伍,還害了法院執行局的部下,多人陪我一道吃‘官司’,影響整個法院的形象。”上梁不正下梁歪。相某在執行部門工作18年,擔任“一把手”13年,與“信得過”的下屬搞利益均沾,導致連鎖式腐敗。該區法院執行局內勤包某、法警大隊大隊長房某先后因涉嫌貪污、挪用接受審查調查。

  經查,2007年至2019年,相某利用職務便利,單獨或伙同他人貪污355萬余元,挪用公款80萬元,受賄10萬余元。江蘇常州經開區紀工委監察工委分別給予相某、包某、房某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并將三人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針對該案暴露出來的問題,江蘇常州經開區紀工委監察工委拍攝專題警示教育片《傾斜的天平》,對全區政法干警敲響警鐘,并向常州經開區法院黨組制發紀檢監察建議書,督促建章立制、系統治理。

編輯:楊意超

黄网站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